画板边缘建设工

嗯 创作型“人才”

崎昕协力 《习》第十二章

        崎昕协力 记实 先虐后甜系列 切勿上升真人    切勿上升真人      切勿上升真人   ❗️



第12章:

        表演结束,九人下台照常接受采访,刘雨昕很平常的去牵安崎的手,刚刚碰到又把手缩了回去,安崎心领神会,挑逗性的挑眉,靠近刘雨昕小声说:“刘老师要注意场合哦。”

        这就是现在最大的好处,一向理性的刘雨昕开始主动了,虽然颠颠咚咚的忘了场合。

      

        采访结束刘雨昕在后台和安崎讨论今天的舞台情况。

           “小安崎,你说我这段变成爵士会不会更好看。”

           “我觉着你这段挺好的了,不用改。”

           “是吗?我跳一遍你看看吧”

         安崎想了想,语调轻快答应下来“阔以,来吧”   刘雨昕按照自己的想法跳了一遍,她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在看安崎的时候眼神温柔细腻,往外放电啊,安崎被迷的颠三倒四,脸上止不住的笑意。

         刘雨昕眨眨眼 问安崎:“怎么样?哪个好?”      

            “嗯,勉强能说的过去,但我还是觉着popping适合你。”

            “行吧,把舞台妆卸了吧,一会去吃饭啊。”

            “知道了,不过还有一件事。”        

            “什么?”刘雨昕还没反应过来,安崎就已经亲上去了 “这算是你今天主动的奖励,再接再厉哦刘老师。”  刘雨昕憋着笑,脸一下红到了耳朵根,安崎看着娇羞的刘雨昕又好笑又可爱,想着:“楼雨熏你为什么害羞啊?脸红的不应该是我吗?你拿错剧本了吗?”   刘雨昕战术性咳嗽,转头看向安崎,快速亲了一下安崎的脸颊,轻轻笑笑。 “好了,我去楼下等你。”

        刘雨昕下楼后,安崎在化妆台前卸妆,还想着:“绝对不能让刘雨昕在台上跳那个,她太好看了,不行!嗯!绝对不行!”


        第二天,安崎起了个大早,现在住在三楼,助理小姐姐还能隔三差五给安崎送点零食,

虽然被经纪人发现的后果很惨,但也不用担心上班迟到了。

 

          “早啊”

          “早,安崎,周经纪人说她在会议室等你。”

         “好的,谢谢啦。”

 

        安崎走进会议室看见了坐在座位上大发雷霆的经纪人和满脸泪痕的刘雨昕,心里明白:“出事了。”

 “姐,你找我。”安崎一边说一边缓缓靠近刘雨昕, “还凑!”       

 “不是 姐,刘老师怎么了?”

       “呵,怎么了?陈雅馨你心里没数吗?!”   安崎刚要开口,刘雨昕扶着慢慢桌子站了起来     

        “姐,是我的错,我先喜欢她的,我愿意承担后果。”

           “是我先亲她的!” 

          “闭嘴!你们愿意承担后果?怎么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公司花了多少时间培养你们?你们知不知道不到一个小时,你们两个的视频热度已经稳居第一了!”

  刘雨昕安崎默默对视,低下了头。

           “你们两个现在就去发声明澄清关系,以后再发生这种情况我们会考虑把刘雨昕的宿舍调回北京。”

           “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姐。”



         刘雨昕和安崎走出会议室,一片沉默,她们知道自己是公众人物,因为工作原因她们受过千千万万种委屈,但今天的疼和以往不太一样。  刘雨昕眉头一皱,再开口时语气都变得冷漠:“安崎我们。”“分手吧。”安崎比刘雨昕抢先说出这句话,她知道刘雨昕的性格,刘雨昕没有办法说出这种话。 二人对视,眼神不像以前温柔,没有了宠溺与关怀,只有冰冷和失望,甚至带着愤怒和怨恨。两个人一个向左,一个往右,她们只是同事罢了。

        似乎一切都没发生过。

 

当天晚上安崎喝的大醉,哭了好久好久,刘雨昕把自己关在房间,一遍又一遍弹着给安崎写的歌,直到声音变得哽咽,在深呼吸之后将歌词撕得粉碎。

 因为她爱她 她爱她。



 第二天,刘雨昕坐上去外地的飞机参加品牌方活动,安崎在练习室排舞,不顾腿上的旧伤,拼了命的练习,一整晚颓废后,重新出发。

       再后来,安崎越来越拼,似乎把对爱情的不满全转为了工作的动力,从晚上11:00练到第二天凌晨5:00,中间的休息时间不到一个小时,练到整栋楼就剩她一个人。刘雨昕也越来越忙,每天不是在工作现场,就是在赶场的路上。

        


 一个月后二人在公司碰面,仅仅只是商业式的点头,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她看向她,眼里些许期盼,却连一个微笑的表情的都没有,冷冰冰的,没有回头,没有犹豫。

        所有人都觉着她们再无可能。


        直到半个月后,刘雨昕刚下飞机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安崎,不过刘雨昕并不期待什么,大不了就是工作的事。“喂,怎么了?”刘雨昕语气平淡。

           “刘雨昕,你在哪?安崎出事了。”电话那头赫然是谢可寅的声音,这出乎刘雨昕的意料。

        刘雨昕紧握手机,害怕起来 “你说什么?她在哪?”

           “公司附近的那家人民医院”

           刘雨昕咬住嘴唇,良久才回答“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到。”  刘雨昕慌了,有点不敢面对,她知道安崎受过重伤,如果旧伤复发可能这辈子无缘舞台。


         “其实没关系,我可以养她一辈子”

[本章完 后续马上来]




《练习》正式改名为《习》了,文名的意义最后再说吧🤪 我知道更的速度越来越慢了,但是我想写的更好,希望大家可以提些意见,讲讲你们想看什么样的情节,多谢支持哦😝


评论(5)

热度(17)